【重来不能亏待小兄弟】001开端,不动的表姐。

           第一章:开端,不动的表姐    下午,天气热到不开空调就感觉要死的地步了,我躺在沙发上挺尸,迷迷糊糊的似睡非睡的。  一个晃神,光线的角度从右侧变成了左侧,一双又白又长的腿在晨光下犹如白玉。向上延伸是淡粉色的短裙,微微向上卷起一个角,让人忍不住的想要向内探究。  卧槽,多少年了,特么都四十五了,咋还能想起来这个记忆中极为深刻的画面啊。那年张弛十三岁,刚上初中,表姐和表姐夫正在办理离婚。那个渣渣吃喝膘赌样样不拉,自己外面有人了,还动手打了表姐,两人弄到动刀子的地步。表姐来家里散心,住在小屋,周末早上爸妈去了地里干活,正是农忙季节晚上才会回来。表姐负责给我做午饭。(上半学期快要期末考试了,我一直成绩是全学年第一名,父母不让我下地干农活。)  这双腿是我前三十岁最长想起的腿,笔直,白如玉,细腻的皮肤看不到一点点毛孔。我在炕稍,表姐躺在炕头似乎在睡觉,我印象很深刻,很想很想很想上去抚摸一把。然而心理斗争了好久也是没敢。  居然又梦到这个场景,而且居然能控制自己的梦中思维,真的是幸福到不行,梦里咋的也不能亏待自己不是么?反正是做梦!  我轻轻的尝试一下,抬起胳膊,我!!!这白嫩的胳膊,哈,做梦的时候连我自己都是十三岁那年的身体么?那真是太好玩了,我记得我小时候发育的慢,上初中的时候才一米四,直到高一才长到一米七十多。但是咱身体还是很好的,至少从十五开始手淫到四十五每天都没有间断。除了和妻子做爱的日子~.慢慢起身,炕席上的小格子在左胳膊上压出了一道道浅痕。直接扑上去么?不太好啊,做梦也不要肆无忌惮吧,再说表姐一直对我宠的很,记忆中就没有任何拒绝我或者是对我不好的事儿。哪怕我惹再大的祸也是站在我这边的。  那、、、、循序渐进的吧,真的是难得梦到这儿啊。  爬到表姐身边,表姐如三十年前一般模样,还是那么明艳。长长的睫毛,红润的小嘴,高耸的胸。慢慢的靠着表姐躺下来,眯着眼睛,把右手轻轻地搭在表姐腰上。  表姐没动,应该是睡着了呢,淡淡的秋月胭脂香味传来,我把头向前又蹭了蹭,挨到手臂上不动了。表姐还是没有醒来。  轻轻地抬起右腿,向前,慢慢的放在表姐腿上。凉凉的、滑滑的、弹弹的。  年轻的身体真的很神奇,几乎就是一瞬间,小兄弟就昂首挺立了。轻轻地把腰向前挪了一下,杵在表姐的腰间。右手缓慢的向上滑动,轻轻地在的确良衬衫上一路前行,在最高处停下。  表姐身体一颤,停了两秒轻轻地转头过来。我眯着眼睛装睡着,手没有停,轻轻地按下,轻轻地揉。小兄弟更加坚硬了。过了有十几秒表姐把头转了回去,不动了。吼,这是默认我可以了么?循序渐进符合我的性格,得寸进尺符合梦境,真是极品的梦啊。  手不断地揉捏,逐渐加大力度。随时准备在表姐起身发火的时候收手。腿上下轻轻滑动,偶尔轻轻地向上撩起那个粉裙子。慢慢的将裙子撩翻过来。表姐颤了一下,向左翻了一下身体,变成侧卧。  我被吓了一跳,我还以为会一直默认我摩擦摩擦呢。侧卧之后的细腰,丰臀更加的勾人心魄了。  表姐十四岁就和表姐夫好上了,因为大舅去世的早,舅妈改嫁,没人管表姐和表哥。只有我妈妈因为离的进经常去接济。可是我家也很穷,饥荒直到我二十岁好像还没有还清。表姐和表哥的学习是真的没办法,我记得表姐和表哥辍学的时候我妈拿了家里全部的钱还借了一些,结果学校说不是钱的问题,是这几个孩子就是不肯在这上学了。表姐因为漂亮十三四岁就和表姐夫混在了一起,表哥当时十七岁,已经是乡里有名号的小混混了。妈妈因为这个被气哭很多次,后来一段时间给表哥表姐送钱都是我去送的。我妈心也真大,我当时才八九岁,就让我自己去十多里路以外的地方送钱。不过也就因为从小就在一起,虽然我妈经常骂他们不务正,让我不要学他们,但是我们几个表兄弟姐妹关系非常的好。另外因为我小时候就长得可爱,嘴甜,还经常给送生活费,我就是哥哥姐姐最宠的那个。多少次表哥都说:「谁都靠不住,只有三姑和驰子是真亲人。以后有事儿咱能豁出命去。」  臀,裙子围在腰上,淡灰色的三角裤完全包裹不住,那鼓鼓的白雪一般。散发着迷人的香气,让我挪不开眼睛。真的美极了,阅片无数,但是这么美的臀还是第一次见,我表姐这么好看么?也对,以前哪有机会看到这啊,我感觉我的小兄弟已经膨胀的隐隐作痛了。尤其两瓣浑圆的臀中间,一道隐约的缝隙。本想在慢慢试探的我强忍冲动也按耐不住。  往前挪动腰,让龟头顶在那道缝隙上,轻轻地右侧一下身体,然后右脚支撑炕席,身体直起来,再右侧一下,反复~.龟头在那个缝隙发力顶了一下,然后收回,再顶一下,再收回,玩的不亦乐乎。心里盘算着怎么继续,如果表姐努力翻身起来,我该怎么卖萌装傻化解。如果表姐默认,我该怎么继续得寸进尺。几十下之后。表姐一动没动,看后颈颜色已经粉红,这是装作不知道呀,似乎表姐很尴尬啊,果然只要我不尴尬,尴尬的就是别人。  右手搭上表姐的腰,左右向上扳住她的左肩,腰部向前发力,加力顶进去,内裤被顶进去一个凹型,两边的屁股就紧紧的贴在了龟头上,这种紧绷,这种贴实感觉实在太美妙了。表姐身体僵硬了一下,我感觉到她的腰和左肩都僵了一下,但是还是没有动!!!  明白了,这个梦真美妙,本想摸摸腿,摸摸胸,最多顶顶屁股的。梦里真的是舒畅,而且还符合逻辑,表姐最后这下僵硬除了尴尬还是有些怕吧,怕很多,我睁大眼睛仔细看一下,上午的天气晴朗,主要是农村土房子的窗户很低,而且前后都有窗户,另外门也没挂。  爬起来,用小挂钩挂上前窗帘,跳下地,挂上后窗帘和门,回来炕上,表姐姿势一点都没变,仿佛睡着了一般。  但是看她的肩头和头发都在微微的颤动,这么紧张啊,连耳朵都红透了,表姐呀,这么真实啊。  跳上炕,砰的一声,表姐头发又颤了一颤,事情就是这样,你越害怕和紧张,就越让对方不怕不紧张,我扫了扫脚底板的灰,把裤衩脱下来,阴茎挺立的真像一杆枪。有一点点分泌物从龟头缓缓低落,望着炕头上依然一动都不动的身躯,表姐不知道怎么想,她想不想和我做呢。想了想决定做下去,满足我这多年来一个巨大的遗憾,毕竟梦里不用担心啥,顶多醒来了呗~ 当年就觉得表姐躺的姿势是那么撩人,而且她刚刚和表姐夫分了(农村,表姐这时候才19岁,和表姐夫没有领证,孩子三岁,被表姐夫领走了),这是我唯一的机会。  走过去,表姐随着我的脚步,头发一颤一颤的,想必有些紧张吧。如果她在我进一步的时候反抗或者起来表示反对我怎么办呢?还不如我提前开口吧~ !(表姐在舅舅家行二,但是其他的姨家也有几个姐姐,所以我都是叫表姐「秀姐」)  「秀姐,我喜欢你,从我记事儿以来我就喜欢你。虽然你结婚早,不念书,可是你是我心中最美丽的女神。」我在表姐身侧躺下,继续说着。「从我最小的时候,到现在,包括以后,我都觉得秀姐是最完美的女人,是我憧憬的,如同仙女,只可惜我还太小,我之前还在小学呢,也做不到什么」。  把手继续放在表姐腰上左手继续扳着肩头,蹭蹭屁股,龟头继续顶在那浑圆的臀中心。表姐细细的呼了一口长气,依然没动。  「我想过将来的日子,家里条件不怎么好,但是我学习成绩很好,而且咱们县城我经常去,商品差价挺大的。尤其是农用产品」边说边向前顶着,一下轻一下重的。  「我想用我家后院的小下屋开个小卖店,先小本经营着,不赊账,慢慢滚半年应该能有不错的收益,尤其是听说省城冰城的轻工市场俄货便宜的很,进点回来翻三四倍都没问题。」右手扶住表姐的腰,身体稍微向下滑动,然后让整个阴茎下方贴到臀缝中间。腰腿一起向上,滑动起来。  表姐身体整体还是没有任何动作,只是呼吸声变大,臀部的肌肉绷紧,嘶……这感觉真是无法形容,一半心理的成就感,一半生理的满足感。  「我想表姐你帮我看着这个店,就是有人来买货,就按照价格卖货就行,进货和宣传以及其他的事儿我来。毕竟我没办法天天在家,我还要上学呢」我逐步加速滑动,左手在表姐的身下欠了个缝,从炕和人之间穿过,然后抓到了最高的地方,轻轻地抓抓揉揉。表姐配合我把手伸过去,抓到的一瞬间呼吸顿了一下。  「等到做半年之后,我把赚到的钱在老屯那边给你再开一个店,家里这边的店让我妈经营着,那边的店赚的钱全是姐姐你自己的。两边店的进货还是我来。这样你和小熊子都能优格生活保障。姐,我想养着你。我想你以后能有个好的生活!」我越说声音越大,越激昂。动作也越大越快,在绷紧的屁股上快速的滑动,身体向前,右臂搂住表姐的细腰,腰不断地挺动,偶然有一下没有滑开而是顶住到臀缝中,顶的姐姐呼吸节奏都乱了,「鞥」了一声出来。  我的呼吸也稍微急促起来「姐,我心痛你,我喜欢你,我爱你!我要让你这辈子不缺吃穿,不缺钱花,不愁咱们村所有人都犯愁的事儿,我要你幸福,为了这个你看我表现吧」越来越快的腰,顶的姐姐的屁股一颤一颤的,她的呼吸早就已经随着我的耸动走了,我顶一下她急促的呼一下。已经要连成一片了。  「姐」我大声,「你不用管啥别人说,也不用动换,我都去给你做好,相信我吧姐~ !我能一学期从倒数第一,到全学年第一,我能三年级给六年级写作业,我能八岁就自己去县城,十岁自己去省城。我能让你过得幸福,我能让你享受美丽的人生。而不是像那个畜生那样让你吃苦受罪!!!这是我的第一次,我在你这就不再是处男了,这是我的承诺,你是我第一个女人,我绝对要让你幸福!」,随着激烈的挺动,越来越高涨的感觉犹如海啸,无法阻挡,而且是做梦,为啥还要委屈自己减缓呢。在表姐越来越急促的呼吸声中,我的眼前黑了一瞬间,喷射在了表姐臀后的内裤上。我呻吟了一声,将龟头使劲的顶在臀缝的正中心,一股一股的液体喷了一大推,整个内裤后边都被弄湿了。粘粘的、乳白的,成就感爆棚,射了表姐一屁股。真舒服,表姐的呼吸还是急促,我左手抓着她的左乳,右手抓着她的右半边屁股继续顶了几下,然后将右手从表姐的两腿之间沿着臀下方向前搓了过去,糅在应该是洞口的位置。这里已经湿了一片,热乎乎,湿乎乎,但是很奇怪的是没有感觉到毛发的手感,好奇怪。我知道姐姐还在前进中,没有到达,手指轻轻震颤,中指微屈勾动,食指和无名指向上提起,然后像两侧分滑,快速颤动着重复往来。  左手加力抓揉,中心的草莓已经很硬很挺了,将它夹在食指和中指之间抓揉时轻重有节奏的搓动。表姐的呼吸随着我的动作变化,大约三分钟后双腿夹紧,上身向后挺起,长长的呼气,但是依然一声不吭。我的右手还是表姐双腿之间,在表姐一阵一阵的夹击中,感受表姐的情绪,多美妙的梦境。那么的真实。可是我的小兄弟在这一阵一阵的夹击感受中又一次站了起来。hoho,年轻的身体,牛逼!  我轻轻地抓住表姐内裤边缘,「秀姐,我给你把裤衩脱下来洗洗吧,被我弄脏了。你要是觉得我做的不该,或者不信我,你就不让我脱。要是你接受我或者是觉得我可以期待一下,请你接受我。」我轻轻地往下拉内裤的边缘,表姐那双雪白的腿和腰同时发力向上抬起了一点点,让我顺利的将内裤拉了下来。  我把内裤卷了一下,照着地上本用于调节气温的清水盆扔了进去,正中~.「先泡一下,秀姐,小时候我就和你说过呀,姐姐要嫁给我的,结果你嫁给了别人呦,你当时明明答应了啊~ 」我拖着长声,表姐晃了一下身体,然后将双腿微微曲起,往前蹭了一下身体,没有说话。「秀姐,你要是完全认可我的话,你就坐起来,和我一起面对我爸妈,我和他们说,我要娶你,我要照顾你一辈子」,表姐双腿猛地一捲,我赶紧说「没事儿,你要是觉得我们是表姐弟,我妈不会同意,那你就还是不动也不说话,以后的事儿就像我说的一样,先开着小卖店,我趁着这几天假期去省城一趟。然后你在家开店,我有我五婶给的压岁钱,我妈都不知道哦,五婶家是省城的大干部,去年和前年给我总计五百块钱的压岁钱。足够我进点小轻工商品回来卖了。这事儿你等后天看吧,我明天就去省城先」。边说我边坐下,挨着表姐身边,手轻轻地从她的右脚一直向上抚摸,一寸寸的滑向那圆滚的臀。有微湿的感觉,看来表姐刚才的高潮似乎是真的呢,老婆的高潮都不知道真假,这似乎是我第一次真实见到女人高潮呢。  沿着臀边缘来回滑动,左手在腰和手臂上端以及胸前轻柔的捏,一边捏一边说,表姐保持姿势不变,一声不吭。  「秀姐,你觉得我不该直接和我妈说娶你,还是你觉得不能嫁我啊,或者两个都是,那你还接受我么?」我声音压低,略带一点委屈。表姐身体缓缓的打开一些,腿捲的没有那么高了。哦,看起来是还接受呢~ ,开心,两厢情愿最舒畅。  「我知道了秀姐,但是如果秀姐你不喜欢我,或者我做的不好让你讨厌了你就直接告诉我啊,我怕你受到伤害,我怕我让你难受,我不忍心让你收委屈。」一边说一边贴着表姐的身子侧躺了下来,在抚摸秀姐的过程中,阴茎又一次涨的发疼了,而且这一次涨的更加厉害,我决定这次要弄到秀姐,美梦要做到有始有终么,春梦没有干进去怎么算。  表姐的臀在我的小兄弟划过臀部的时候再次绷紧,这次没有内裤隔绝了。贴身的感觉让我本就胀痛的阴茎更大了一点点,龟头颜色已经边紫色了。我深吸一口气,右手拉着表姐的腰,左手再次扳住她的肩膀,腰部向前挺动。龟头撑开两侧紧绷的屁股,向前,向前。有个湿乎乎的小洞口,似乎在喷着热气我向前继续挺进,表姐身体更加紧绷了。  「秀姐,你什么都不知道,我们什么也没发生,没人知道有什么事儿了,你只是在睡个回笼觉,一切都是我自己做的,如果有任何事儿,都是我的责任。现在我要真的脱离处男,我的第一次性爱,你要是反对你就告诉我,我宁可自己被千刀万剐也不要你受到一点伤害」,甜言蜜语又不要钱,她反抗了或者反对就改成另一个说辞,如果真的强烈反对的话,反正是梦就尝试一下强制呗。不过多半强制不了,差六岁呢。  万幸的是表姐没有任何动作,连头发丝都没动。但是我想要搬动表姐想要正面面对的时候,发现搬不动,表姐身体绷紧,不让我正面。  好吧,我只能还是保持原姿势,侧边躺着,抓着两片浑圆的臀瓣,将坚硬如长枪的小兄弟向前,但是发现如果想要进入前面的洞口,似乎表姐的姿势和我现在的长度很难成功啊,怎么办呢,明显搬不动,表姐也没有一丝一毫要动的意思啊。  难道说,表姐不想要?她高潮一次已经满足了么?那么她也没动啊,她是不想我现在进去?我把手伸到前面的洞口,才注意到,没有毛毛!  大爱,以前只是电影或者小说有白虎,哈哈,表姐居然也是白虎。轻擦轻揉轻分开,表姐没有动,但是我这个姿势在表姐双腿并拢的情况下能进去么?事在人为,试试。  侧下身,整个人向下移动,没办法我身高差太多了,还好阴茎发育的还不错,已经有十四五公分了,预计这几年还能发育几公分至少。  龟头穿过紧紧并拢的双腿夹缝,好艰难,因为表姐的腰没有动作,我的角度尝试了几次都是只能在边缘划过,水很多,很滑溜,角度可以的话一杆近底都没问题,可是!!!进不去,角度问题,表姐不配合啊。这是非暴力不合作呗。有点挠头。不过你这是绝对不动对吧?  「秀姐是怕怀孕还是怕我进去算乱伦啊?别怕怀孕呀,怀了就生下来,我爱你,我愿意你给我生个孩子。」表姐没动。  「秀姐是怕我进到里面算乱伦么?让我沾沾身子可以,进去不行?」表姐身体没动,但是稍微的动了动腰。哦,原来是这样。  「那秀姐是完全不想动弹啦呀,你也是喜欢我的,好吧,你不要动弹,我能做多少是多少吧」,我继续将阴茎向并拢的双腿插去,然后右手绕到前面揉捏分搓,左手在表姐的屁股缝滑动,从上而下,直到一个热乎乎的洞口。嘿你这个洞,在这个姿势下是没有防御的哦……。  「秀姐,我已经不是小孩子哦,你放心,你不要怀我的孩子我就不进去你的那里,但是你总要让我有个发一下的地方吧,你保持不动哦,我自己玩一会儿……」,手指在洞口停了一下,缓缓的插了进去。
  闺蜜联盟排行榜 👍